欢迎进入欢乐生肖注册官网!

后空翻跳进那片仙境洞天 萨摩亚苏阿海沟游记

后空翻,跳进,那片,仙境,洞天,萨摩亚,苏阿,
栏目导航
后空翻跳进那片仙境洞天 萨摩亚苏阿海沟游记
浏览:200 发布日期:2019-05-23

  当地的巴士特别体现了什么叫作鲜艳。车辆是用卡车改造的,显然是家庭式作坊的手工改造,车棚和座位都是木匠打的,手艺倒还不错,玻璃窗还能升起放下。地毯做的内饰,音响显然质量糟糕,放的都是超嗨的电子音乐,也无所谓音质,江南style是当地的常播曲目。乘坐当地巴士倒是很能体验当地人的生活,村民从城市里采购了各种生活用品柴米油盐,又或者要到城里卖些自产的水果海鲜,都靠巴士运输,难免上下车有些鸡飞狗跳,所以英语里称为“chicken bus”。

  我们在岛屿东岸公交可到的海边终点选住了一家传统的fale度假村。茅屋就在海滩上,海滩很干净,只三两个游人或当地人悠闲休憩,微风吹拂椰树林。萨摩亚并不是热门的旅游地,少数澳洲新西兰的游客,个别欧洲的背包客,仅此而已。

  所幸如今是个互联网的年代,就如同你通过网络正在千里之外分享我的所见所闻,我也是在网络上又一次见到苏阿海沟的图片,终于可以按图索骥,辗转查出名字,进而查到这居然是在南太平洋的萨摩亚岛国Upolu岛。多年之后,自己早已不是那个带着同学坐大巴出游的旅行新手,如今全球便利的交通使得地球上任何的角落都不再那么遥远,南太平洋诸岛国早已成为国人常去的目的地,于是各种做功课,订机票行程,请假登机,将各种问题一一解决,萨摩亚成为我们南太平洋形迹中的特殊一站。邂逅萨摩亚飞机降落萨摩亚,炎热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,阳光无比强烈,这里是典型的热带气候,好在偶尔有些清凉的海风,毕竟是岛国,气候还是颇为惬意。我曾经想,究竟要怎样的国度才能孕育出苏阿海沟这样的洞天福地,一落地便明白了,这里一切草木看着都生机勃勃,颜色也格外奔放,似乎很多热带都这样,但萨摩亚的色彩尤其热烈。

  这如同透明般的水,如果不下去畅游一番,简直对不起自己千里迢迢来一次。来时就换好了沙滩裤,把上衣一扒,后空翻入水。

  这深潭必定是上天的园林杰作,它太过于完美,已至于我们站在那里呆看了许久都没够,既没有拍照,也没有下到水边去,只是贪婪地饱览这美景,将这天堂的每一分印入脑海。由于我们来得早,潭中还没有一个游客,因此机会难得,可以独享这片洞天。自然我们也不能只是远观,而不亲身进入这仙境体验一番,潭左侧树林里有步道,曲折几转后就是直通湖面的木梯。梯子很陡,几乎是垂直的,而且很高,摔下去可不好玩,小心把握两边扶手,慢慢下楼梯,感受到丝丝清凉,就到了水面。

  水并不冷,可以说水温很舒服,潭水中央有快怪石,珊瑚附其上生长,许多热带鱼出入其间。仰面看周遭的环境,环形的潭壁将天空圈成了一个圆,所谓坐井观天就是这样的吧。然而这显然是绝好的深潭,岩壁上长满绿植,爬藤若丝绦般垂挂下来。潭水南侧有水下暗道,这里是直通大海的,因此是咸水。记得西游记中说水帘洞有个海眼,直通东海龙宫,想必也是这样的。游近能听到暗道另一头海水拍击海岸的澎湃声,有当地潜水的好手可以一口气游过暗道,到达大海,我或许也可以做到,但是当地人熟悉暗道走向,我则不知道,如果被困在水底半路就不好玩了,因此只潜下去感受一番便折回了。我们贪婪地欣赏这片神仙自留地,用耳聆听,用心体会,苏阿海沟依然静寂无人,这仙境仅我们独享,此时此刻,此情此景,猫复何求。

  但是也并非一切都是美好,我发现如果这里乘客太多,不像我们是挤成纸片,萨摩亚人的习俗是坐在其他乘客大腿上,真是见所未见!别做梦有什么美女坐你大腿,一般都是大叔坐在大伯大腿上,当地人倒也习以为常。但这么热的天,真的不怕大腿捂出扉子吗?

  有众多杂志或者网站将苏阿海沟排为全球几大绝美天然泳池之一,或者人生必去的几个绝美地方之一,如此不能尽数,排名其实受主观因素影响太多,只能参考,但如果有什么地方在所有排名中都必定出现,那只能因为它的确值得。苏阿海沟显然就是这样不能错过的地方,越走越近,也让我多少有些紧张,如果它没有那么完美呢?如果它让我失望呢?如果这么远来了,却…… 然后前面就有一片悬崖出现,似乎是一个深渊,就在海边,我知道那就是了。苏阿海沟就那样豁然铺开在我眼前,那是怎样精美绝伦的一潭碧水啊!

  让我在仙境里撒点野。

  真的就如同印象中的天堂,从无数杂志网站照片中看到,然后经过想象脑补汇总所得到的印象,加了许多美好的臆测,然而所见到的真实景象比这一切都还要惊艳。那水,在深渊中轻微荡漾,好比绿松石却有丝绸般质感,透彻,一眼望穿湖底。深潭被一圈几近完美的圆形湖岸包裹,悬崖几十尺高,密密的树木绿萝长满了岩壁,藤蔓一直垂挂到水面轻轻地吹拂,点缀着许多各色的野花,好像一个花环装饰着这深潭。然后有一架梯子就直直地插入水面,那无疑是人间进到天堂的阶梯。

  车上一般有个卖票小二,不仅负责卖票,还要管装卸货物,前后忙个不停,有时候有人自己不坐车,只花点钱托小二带货,于是这一站小二收几串芭蕉,那一站车在某村民家门口把城里代购的东西扔在门口草地上,吆喝一声就有人从家里走出来取,甚至还能代交电费,服务太周全了。

  萨摩亚有种当地美食叫作UMU,是一种复杂的土灶,通常做节日大餐。做法是在地上挖一个大坑,把火烧旺了,把很多石头放里面烧热,等石头热了,把火灭掉,上面铺上树枝,再把食物放在上面,比如整猪、芋头等,再盖上树叶,再把土盖上去焖熟,也就是类似叫化鸡的做法。由于时间没凑对我们错过了UMU大餐,不过另外接触了其他萨摩亚美食,比如Oka金枪鱼生拌入蕃茄椰奶柠檬汁, 比寻常的鱼多了一层热带的感觉,让人印象深刻。还有面包果,这种树在南太平洋很常见,高大的树木挂着巨大的果实,一直没有机会品尝到底什么滋味,在萨摩亚终于尝到了,原来就是削皮、切块、煮熟就可以了,味道口感介于栗子和红薯之间,气味也非常香甜,自此我们也学会了这招,在热带经常自己煮面包果吃。跌入梦寐已久的天堂来萨摩亚的目的当然还是苏阿海沟(To Sua Ocean Trench),那日清晨我们请度假村代叫了一辆出租车,前往苏阿海沟探寻我们梦寐已久的天堂。显然这样的天堂必须不能允许车辆直接到门口,还是需要走一小段路,将俗世的尘嚣隔绝在外。天气也格外帮忙,云开雾散,阳光明媚,天空湛蓝,空气中还有些湿润,微风中带着海的气息,连同周遭的花草被昨晚的雨洗涤清爽,万象更新。绿叶舒展开来,每一棵嫩芽每一个叶片都大口呼吸着,还带着露珠,而红花又或者其他红的黄的热带植物也都竞相开放,把自己所有的活力都全力展示。这一切好像过于完美,莫非是特意为天堂的展示而安排?

  度假村和沙滩上有喵星人和汪星人出没,和他们一起看海看月亮,到了晚上还有只小黑狗卡曼因为晚上下雨挤到我们茅屋床上来睡了,真是自来熟,也只好由他去,大家一起挤挤。萨摩亚曾经是潜水天堂,有美丽的珊瑚礁,但有2009年因为海啸的原因,珊瑚礁都毁于一旦,我们潜下海看了,虽然海水依然湛蓝透彻,但海底却铺满了死亡的珊瑚碎片,因此如今潜水没什么可看的。但也看到有幸存的珊瑚,以及新生的小珊瑚,特有的蓝色海星也依然幸存,或许不久的将来,这里又可以恢复生机,潜水看美丽的海底世界。

  那是怎样的一潭碧水啊,孕育于天地造化之间,站在潭水边,只有无比的欣喜和赞叹。我并不是要刻意吟风颂月,言语也不足以描述这仙境般的所在。如果柳宗元、朱自清和我一样站在潭边,或许会懊悔当初太早用完了那么许多词汇赞美那些寻常湖水,如今让人惊艳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,只因为我站在了苏阿海沟池畔。

  一场夙愿一场游不论你是否是旅行的骨灰爱好者,你必定在各种朋友转发的照片里看过一些绝美的风景,其中必然有些会特别打动你,然后当你再次看到时,会想这不是以前看到过的吗?小时候看旅游摄影杂志,看到过这样一池碧潭,就不禁感叹,天地间居然能有这样的所在。然而,彼时并没有自己也要亲眼去看看的念头,因为眼界或经历的缺乏,会限制你的想象力和勇气自信,而且当时也完全不知道这究竟是在这里究竟在地球的哪个角落。

  到了郊外,则大多是传统特色茅屋fale,通常是没有围墙的茅屋大厅,在热带地区,这样的亭式屋子相对凉爽、干燥,过去岛民除了日常用品,也没有什么贵重物品,因此也不需要围墙。不过现在很多家庭也有各种家电和其他值钱的物件,因此常见大厅里有一部分改造成封闭的房间。

  萨摩亚首都的城里都是西式的房屋,有的民居相当豪华,设施也一应俱全,回程的时候我们住了一家家庭旅馆,内部设施就都挺考究。院子里热带花草枝繁叶茂,这是家黄喵客栈,有许多猫咪散步打坐好不自在。